致敬,二次入伍的战友!

【时间:2018-11-06 08:30】【来源:云邵阳客户端【字体:

青春无悔,奋斗不止。

今年的新兵中,又走来一些二次入伍的战友。据报道,火箭军某部朱选延、余伟就是退伍后再次应征,重新接受新训、续写军旅人生。像他们这样的二次入伍者,大都是为理想而来,为打赢而战,主动把个人梦融入强军梦,为广大有志青年树立了新的榜样。我们由衷地向他们致敬!

昔日未圆梦,今朝再出征。很多士兵因编制员额所限未能留在军营,但他们始终有一个不熄的军旅梦。退伍之后,他们再披征衣、投身军营,展示的是对国防事业的热爱、对军人职业的尊崇、对军旅人生的向往。清华学子门良杰,退伍完成学业后选择再次入伍,成为一名现役海军军官;矢志从戎的王宇,第一次当兵在乌苏里江畔,第二次又走向了喜马拉雅山麓……许多像他们这样的青年,选择了光荣,也彰显了崇高;选择了奉献,也扛起了使命。

军营是成就人才的大学校,是淬火成钢的大熔炉,也是展示才华的大舞台。“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”二次入伍的战友,心中有梦想,胸中有激情,脚下有行动,一定能在军营书写出绚烂无悔的青春篇章。

(刊于11月4日《解放军报》01版)



二次入伍,他们为什么而来? 

朱选延、余伟:

再入军营,为梦想而战

 ▲作为新兵中的“老兵”,朱选延(前右)、余伟(前左)训练场上勇争第一。  

对一名军人来讲,二次入伍意味着什么?

火箭军某团警卫三连副班长朱选延,一名曾在武警西藏阿里支队服役,缉拿过凶恶歹徒、荣立过三等功的二次入伍战士,用这样一份成绩单作答——

“基础体能考核,优秀;特种课目考核,优秀;野外极限生存训练考核,优秀……”

2016年9月,因支队士官转改名额有限,朱选延恋恋不舍退伍,回到家乡云南曲靖。但他的心里始终牵挂着军营。次年,得知退役军人可以二次入伍,他激动不已,毅然再次应征,成为火箭军某团一员。

▲再次逐梦军旅,余伟(右)和朱选延(左)向战友们讲述心路历程。   


在该团,和朱选延做出同样选择的,还有他的同乡余伟。上个月,余伟所在的一营组织装备操作考核,他夺得新操作号手考核总成绩第一名。

“对我来说,装备操作是一门全新课目,但作为一名二次入伍的‘老兵’,我必须做出表率!”曾在武警西藏日喀则支队服役的余伟,多次参加抗震救灾、抗洪抢险等重大行动,两次被评为“优秀士兵”。

▲朱选延在特种课目训练中表现出色。 

在这对经历相似的“兄弟”心中,再次走入军营,就是为强军梦想而来;只有练强打赢本领,关键时刻能够为国出征,才无愧于二次入伍的神圣选择。

▲余伟(前)在训练中冲在前面。

朱选延告诉记者,在年底举行的基地练兵比武中,他要争取拿几个第一。

余伟则坦言,他想早日将导弹送上蓝天。




罗德贤:

梦回西藏,再回西藏

 ▲二次入伍,罗德贤在接受训练。

罗德贤,今年21岁,云南红河人。2015年9月,他怀揣着报效祖国、成长自己的心态,从老家报名参军。征兵时武装部就告诉他:这批兵是去西藏,如果不想去,可以调换。“当兵就要服从祖国的安排,成长锻炼就要去最艰苦的地方。”这是罗德贤当时给武装部的坚定回答。

踏上远行的列车,他来到了西藏军区林芝军分区,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,先后换过5个工作岗位,不管在哪个岗位,他都能兢兢业业地把工作干好。原本2017年9月就能退伍回家,但由于被选拔去执行特殊任务,推迟了3个月才退伍。

回到家中,在军营的点点滴滴总是不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,跑五公里、挖战壕、训练……多少次梦回林芝,那一排排营房和当年那些亲密无间的战友,时时萦绕在他心间。

▲2018年4月,罗德贤骑行川藏线,去波密看望老部队和战友。

2018年4月,罗德贤抑制不住心中的思念,他骑行川藏线,去看望老部队和战友。经过半个月的骑行,走到老部队营区门口时,眼前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,他恨不得打报告入列,和战友们一同奔向训练场,只是自己早已脱下了那身心爱的军装……

从西藏回到老家红河,罗德贤下定决心一定要再去西藏当一次兵。得知今年有去西藏的兵,罗德贤多次找到当地武装部的负责人说,希望能把自己分配到西藏,那是他的“第二故乡”。

最终经过层层选拔,他终于圆了重回军营、再到西藏的梦想。

如今,他再次成为了一名高原武警战士,现正在新兵营接受训练,由于军事素质强,多次被所在新兵中队评为“军事训练标兵”。




曾文杰:

男儿有志在军营,再次出征不算晚

曾文杰,23岁,四川成都人。2014年9月,他怀着从军报国的梦想,走进了原第27集团军某摩步旅,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。由于工作表现突出,新兵时就当上了副班长,协助连干部多次出色完成任务,被评为“优秀士兵”1次。

迷彩是军人最爱的颜色。军装对曾文杰来说胜过一切名牌服饰,他希望能在部队转士官,长期留在军营。

▲2016年,曾文杰与战友退役。

但最终,曾文杰却忍痛脱下军装。“部队教育了我,栽培了我,我很感谢部队,就算脱下这身军装,我依然是一名战士。若有战,召必回!”他眼含热泪,尽管有很多不舍,他还是用坚决的态度表达了自己心声。

退役后,曾文杰成为了一名都市白领,每天穿上西服与不同的人打交道,忙于各种应酬。正在取得业绩时,他做了一个决定,脱下西装,再次穿上军装!当他把消息跟家人说了之后,得到了父母的大力支持,尽管曾文杰是家中的独子。

△曾文杰再次报名参军。

“我们四川经历过多次比较大的自然灾害,每次灾害面前都是军人冲锋陷阵,你已经长大了,我们支持你去完成自己的梦想……”曾文杰的父母坚决地告诉他,并鼓励他在部队努力工作,争取干出一番成绩。

从成都踏上开往新疆的专列,曾文杰选择再次出征,这次他带着对军营的热爱和军人的使命,决定扎根军营干出一番成绩,完成之前未完成的梦想。“我要把梦想的种子撒在军营,一定要让它在这片沃土生根发芽,开花结果。”

 △二次入伍,曾文杰在接受训练。

“男儿有志在军营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”这是曾文杰写在笔记本扉页的一句话,似乎随时都在提示着他:当兵就要当好兵,当兵就要当标兵。




他叫申志成,山东日照人,2014年参军入伍,因为身体素质好,入营被分到了原陆军第12集团军某特战旅,作为一名特战队员,擒拿、格斗、索降各种技能学了个遍,由于军事素质过硬,下连后不久便参加了某重大军事演习。遗憾的是,由于父亲身体原因不得不离开自己热爱的军营,退伍返乡。

两年军营生涯虽短,却让申志成久久不能忘怀部队的生活。怀着一腔热血,今年他应征二次入伍,加入了空降兵的队伍。

他叫袁伟,2014年至2016年,曾经服役于中部战区某装甲步兵旅,荣获“优秀士兵”一次,曾被选送参加中部战区铁拳勇士比武集训。两年前,他脱下军装回到校园。虽然平时学业紧张,但在部队和战友一起摸爬滚打的场景始终难以忘怀,“二次入伍”的想法也随之愈发强烈。

今年,他抱着希望再次报名参军,最终如愿以偿,成为东部战区陆军某部的一员。他说:“我将以更加昂扬的精神状态和行动来践行保家卫国的铮铮誓言!”

他叫惠晋钰,出生于1997年,2015年第一次入伍,服役于原装甲兵工程学院,是一名地道的装甲兵。后来在院校改革中,带着遗憾退出现役。

退伍后的惠晋钰成为一家大公司的专职司机,虽然收入可观,可每次想到部队,心中总会感到遗憾和不甘,军营的点点滴滴始终在他脑海中萦绕。今年征兵开始后,惠晋钰了解到符合新兵征收条件的退役人员可以二次入伍,于是萌发了再次参军的念头。时隔一年,他带着梦想再次走进军营,加入战略支援部队。

他叫魏斯毅,2015年第一次入伍,曾在武警广州支队某中队服役,是一名步枪手。短短的两年军旅生涯一闪而过,由于单位留队名额大幅缩减,不得不脱下军装。

回到家后魏斯毅找了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,但军营的那抹迷彩色始终在心底挥之不去。今年,他如愿以偿,身披海魂蓝,走向大海,成为人民海军的一员。





在祖国的座座营盘里,不甘只当一次兵的“新”老兵还有很多。为何在脱下军装后,他们再一次选择参军入伍?为何独独钟情于军旅,他们究竟追寻什么?

不可否认,部队是座“大熔炉”,其严格的管理、严明的纪律,顽强拼搏的战斗精神、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,潜移默化地塑造着他们的内在品质。这些无形的品质不仅军营需要,人生道路上同样不可或缺。选择“回炉淬火”,正是看中了部队培养人、锻造人的独特优势。

更重要的是,在军营书写闪亮青春,实现人生价值。当下,改革强军的壮丽图景,不仅蕴藏着实现“我的梦”的机遇,更呼唤有志青年接过历史的接力棒,担负起时代的重托。军旅天地宽,好男儿定有作为!

为二次入伍的他们点赞!

来源:人民日报

相关内容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刘艳

猜你喜欢

关于我们 - 网站荣誉 - 团队成员 - 广告服务 - 网站声明 - 人才招聘 - 网上投稿 - 联系我们 -
Copyright 2009-2018 © www.shaoyangnews.net, All Rights Reserved.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